新闻 > 天下 >

女子色诱县委书记 使之成为提款机挪用公款两千万

日期:01-12 来源:检查日报

2009年3月至2015年7月担任河南省栾川县县委书记的樊国玺,给外人留下的印象,一是清廉,有人曾给他起外号叫“一根筋”,形容他原则性强,能抵御各种诱惑;二是能干,他曾提出建设全省科学发展示范县、打造洛阳新名片的“栾川模式”,短短几年,使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跨入旅游强县。

然而,2011年至2014年,樊国玺却利用工作便利,贪污50万元;受贿7万美元、500克金条;挪用公款高达2000万元。依据上级检察院指定,2015年10月3日,河南省南阳市检察院对樊国玺立案侦查。2016年2月16日,该院向法院提起公诉。2016年12月21日,樊国玺因挪用公款罪、受贿罪、贪污罪,数罪并罚,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处罚金40万元。一审判决后,樊国玺没有上诉。

短信往来,发展成情人关系

2015年8月,几经思虑后,樊国玺因违纪问题在接受上级一般性询问时,主动交代了自己帮助他人向国企借款2000万元、收受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。经上级指定,案件由南阳市检察院办理。

南阳市检察院迅速成立专案组,结合初审情况,召开专题会议。专案组研究分析认为:一位县委书记为何要帮助他人向国有企业拆借巨额资金必事出有因。既然是借贷,又是谁在使用这笔借款?办案人员多次到洛阳、栾川、郑州等地调查走访,询问相关当事人,收集证据。经过三个多月努力,终于揭开了这起特大挪用公款案的面纱。

2015年9月,涉嫌共同犯罪的洛阳钼都矿冶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刘振平(化名,另案处理)、苏营格(原栾川宇拓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)二人因涉嫌挪用公款罪先后落网。面对大量确凿的证据,樊国玺悔恨地说:“我原本想保护我那份仅存的可怜的自尊,没想到一条短信点燃了毁灭的导火索,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”

樊国玺是河南洛阳人,1985年河南大学哲学系毕业,在洛阳市委工作20多年,2007年开始任栾川县副县长、县长。他勤政务实,借助旅游、矿产资源丰富等优势,短短几年间,栾川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迅速跨入全省的旅游强县,经济总量跃居洛阳市第二名。

2008年8月的一天,樊国玺的手机上接到一条短信:“樊县长,你休息了吗?”这么晚,谁还关心自己?樊国玺看了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出于礼貌,他还是回复一下:“你好,你是哪位?”“我叫苏营格,25岁,小学教师。”对方回话。出于对教师职业的好感,他放松了警惕。

截至2008年10月中旬,两人在不知不觉中已愉快交流了两个月。

一天晚上,樊国玺收到苏营格的短信:“有时间见见面吗?我开车过去。”樊国玺当晚喝了酒,面对“老熟人”,他脑子一热,便把宿舍地址发了过去。零点时分,四周彻底安静下来,樊国玺的房门被轻轻叩响……

凌晨两点半,苏营格起身,一边穿衣服一边自责:“我不能给你的工作带来任何影响!”苏营格的善解人意,让樊国玺感动不已。从那以后,两人发展成了情人关系。

苏营格家境富裕,樊国玺没想到她年纪轻轻,公司经营得那么红火。他曾试探问过:“要不要我给你什么帮助?”苏营格回答:“不用,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。”

挪用两千万,博“红颜”欢心

樊国玺供述,2011年7月的一天,两人见面后,苏营格突然面露难色:“我在镇上有个‘君合’选矿厂。最近,厂里资金周转有些困难。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借用2000万?只用三个月就能还上。”

2000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!樊国玺愣了。可是,这是苏营格第一次向他开口,而且只借用三个月时间,如果袖手旁观,也太没面子了!樊国玺只好说“想想办法”。

为了给苏营格筹钱,樊国玺派人查了全县的企业目录,确实有个“君合”选矿厂。因为自己没钱,他找到平时关系不错的兄弟刘振平。

据归案后的刘振平交代:“当时我也不敢怠慢,但也为难,毕竟数额太大了!”刘派人调查了苏营格的公司,发现运营状况一般。但为了拉近与县委书记的关系,同时避开“国企不允许借资金给私企”等规定,他与樊国玺商定一种“规避”方法:以签订贸易合同支付预付款的方式拆借资金。后来,经刘安排,用让其下属子公司——钨钼科技有限公司与苏营格的宇拓商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宇拓公司”)签订虚假购销合同的形式,于2011年9月初将2000万元转至宇拓公司账户。

面对办案人员“这笔巨款流向哪里”的问题,刘振平却说不知。为此,办案人员利用信息化手段,调取、核查钨钼科技有限公司与宇拓公司近几年的借款合同、资金转付支票、电子账户、网银进账单等情况,并讯问苏营格,最终结果让办案人员吃惊,其中的1000万元被苏营格用来偿还了银行借贷,另外1000万元则被用于网上赌博,且已基本输光。

与此同时,为了制造苏营格还款的假象,2013年5月,钨钼科技通过与其有业务关联的公司,将2360余万元打入栾川县信诚实业公司账户,之后,宇拓公司与该公司签订虚假借款合同。之后,信诚公司向宇拓公司两次转款2360余万元,宇拓公司再转入钨钼科技有限公司账户。

精心设计,县委书记成为“取款机”

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苏营格并非像她所说的是小学教师。面对办案人员,苏营格说出了自己心里埋藏多年的一个“计划”:用“美色”取悦领导,让他贪图享受,丧失警惕,成为她的“取款机”。为此,她精心导演了一部现代版的“美人心计”。

苏营格1983年10月出生,在家人溺爱中养成自私、任性的性格。高中毕业她考上位于江苏的一所大学,学习矿业专业,毕业后到平顶山一煤矿公司打工。一个偶然机会,她认识了公司老板,成了老板的“贴身秘书”。三年后,她提出分手,老板送她一辆豪华轿车和一栋别墅。

2007年,她回到栾川,应聘到县妇联工作。过惯锦衣玉食生活的她,已不习惯清苦的生活,更看不上身边资质平平的男人。2008年的一天,她在电视里看到了樊国玺。这个男人,看起来成熟稳重。她打听到,樊国玺之前在市发改委、市委办等重要岗位工作过,有才华、人脉旺,许多企业老板找他帮忙,送过去的贵重物品均被他挡了回去,人送绰号“一根筋”。

这样的男人,怎么才能跟他搭上关系呢?她在妇联办公室的通讯录上,找到了樊国玺的手机号。经过反复思量,一个计划逐步成型——为了不暴露自己,同时博取樊国玺的好感,苏营格以“小学老师”身份发了第一条短信。

果然,两个月的甜言蜜语,樊国玺中了她精心设计的圈套。

在交往过程里,她真切感受到做县委书记女人的快乐,她的虚荣心也渐渐爆棚。一方面厌倦机关朝九晚五的工作,一方面怕暴露身份,她很快采取第二步,辞职下岗,准备干一番大事业。她抵押上宝马轿车和别墅,借来500多万元购买大量钼精粉和一座矿山。岂料,因为不懂业务,遭到对方的诈骗,等她报案,骗子已经携款跑路。为了把钱赚回来,她又偷偷将家里的选矿厂抵押给银行,贷款1000万元参与网上赌博活动。一开始赚了300多万元,可第二天,她再进去,不到三小时,连本带利输掉了1000万。

此时的她,哪里还有钱还贷、翻身?无奈之下,她向樊国玺求助:“我还不上的钱,你要帮我还!”

樊国玺断然拒绝。

美元金条,都被情人拿走

办案人员了解到,虽然樊国玺一再拒绝,但苏营格一改以往的做派,频频到他的宿舍撒泼,还威胁他:“如果不帮我还钱,我就去你家里闹,去纪委告你。”

在仕途中,最怕作风出问题的樊国玺只好服软:“别张扬,还钱的事,我们再商量!”

“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堵这个大窟窿的?”面对办案人员的疑问,樊国玺回答:“刚开始,为了摆脱苏营格的纠缠,我索性删了她的电话,再也不与她联系。后来实在被逼无奈,2012年9月,一家汽车商贸服务公司找我帮忙办理土地审批,送来5万美元,我在犹豫中收下了。2013年,一家公司请我协调贷款,送2万美元,我也收下了。2013年9月,某旅游开发公司请我关照,送来500克金条,我没有拒绝……”

“一根筋”的樊国玺从此走上贪腐之路。他收受的美元、金条,被苏营格悉数拿走。

2013年底的一天晚上,苏营格再次来到樊国玺的宿舍楼下。樊国玺不给她开门,她破窗而入,摔桌子砸板凳,还拿起剪刀威胁,屋里狼藉一片。樊国玺不得不与县委办和公安局联系,让他们过来帮忙。直到第二天早上,樊国玺才在公安人员的帮助下脱身。

无数个躲之不及的夜晚,樊国玺都对当初的一步走错后悔不迭。就在樊国玺为甩不掉的情人、补不上的窟窿焦头烂额的时候,从2014年起,网上出现他与苏营格的事情的帖子。2014年10月底,网上出现了“樊某某挪用钼都集团2000万元资金给其特殊关系人”的帖子。得知此事后,樊国玺赶紧安排财政局向县委宣传部拨款50万元用于删帖。截至2015年1月,县委宣传部为处理网络舆情事件,共支付37.6万元。

2015年7月,樊国玺得知组织上对其经济问题进行调查,主动交代问题。这位曾经的铁面无私的县委书记,最终落得锒铛入狱。而他曾经的“红颜知己”苏营格,也和他同案受审,因挪用公款罪于2016 年12月21日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

关注掌上宜宾微信公众号
搜索公众号“掌上宜宾”或者扫描下面二维码
新闻 > 天下 >
掌上宜宾客户端 - 栏目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