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 > 宜宾 > 正文

[家国情怀·李庄]傅斯年在李庄
2015-08-12 07:42:21   来源:宜宾新闻网   


外显标题: 历史学家傅斯年李庄的难忘时光
携家人到李庄,与史语所的同仁们拥有一段艰难而难忘的经历。
缩略图:

抗战时期,中研院史语所、中央博物院、中国营造学社、同济大学等多家文化学术机构辗转迁移至四川宜宾李庄。中研院史语所初到李庄时,傅斯年还兼任中研院代理总干事,需经常在重庆处理院务。1941年12月,因高血压辞去代理总干事的傅斯年携家人来到李庄,与史语所的同仁们一起度过了一段艰苦而难忘的时光。

傅斯年携家人回到李庄板栗坳。板栗坳四面环山,里面有座栗峰书院,是张家聚族而居的场所。与栗峰书院隔着几块水田,有个独立的大院,叫桂花院。那是给傅斯年预留的。

资料图片:当年傅斯年居住的院落。

桂花院是个独立的院落,非常幽静。傅斯年一家都很喜欢这个地方,多年以后,傅斯年夫人还撰文回忆这个美丽的小镇:“那是一个水秀山明,风景宜人的世外桃源,我们结庐山半,俯瞰长江,过了一段悠闲的日子……在那段难得的清闲的日子里,(傅斯年)不是给儿子讲几段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,便是看书写作;有时背着双手,环绕室中,摇头晃脑,不断地用满口山东腔调,哼唱诗词,怡然自得。年幼好奇的儿子只在一旁瞠目相视。”

但史语所研究员董作宾记忆里的傅斯年却没这么悠闲,他笔下的傅先生整天满头大汗,忙着审核论文,编印集刊,和同事讨论研究课题,替朋友和同事买药、请大夫、买东西,指挥工人锄路旁的野草、给厕所撒石灰消毒,还去大厨房打扫卫生、拍苍蝇,偶尔清闲了,便去找人下两盘象棋。

傅斯年是个直肠子,有个外号“傅大炮”,但这位“傅大炮”为先生们服务却是心细如发。

傅斯年的学生任继愈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:“傅斯年在李庄的时候遇到向达的儿子和李方桂的儿子打架,一个五岁,一个八岁。五岁的打不过八岁的,李方桂的夫人就来找向达的夫人,两位夫人争得不可开交。这时候傅斯年经过看到了,向双方赔礼道歉,连说:‘你们两个消消气,都不要吵了,都怨我。’边说还边作揖。傅斯年处理这事看似‘低三下四’,但他是为了尊重李方桂、向达两位专家,让他们安心研究,不为家庭琐事分心。”

后来此事在李庄传播开来,史语所的先生们还编了一副对联调侃:“李徐樱(李方桂夫人名徐樱)大闹牌坊头,傅孟真(傅斯年字孟真)长揖柴门口。”

史语所旧址。(宜宾新闻网 郎麟 摄 )

在当时乡民的眼里,傅斯年对待下人蛮好。当时有一个叫张海洲的轿夫,曾给傅斯年抬过滑竿。 几十年后,滑竿夫的儿子张汉青,提起傅斯年仍充满着感激:傅所长常去镇上办事,或者从李庄码头乘船到南溪下重庆。从板栗坳到李庄,抬滑竿的只要折一下,他马上就喊停。自己下来走。他是怕我父亲和李伯周累倒了。抬一趟,一天的工钱要买十五斤米。

他对下头人蛮好。到李庄,有时区长张官周、镇长杨君惠请吃饭。饭碗摆好,他一坐下来,刚捏起筷子他又刷地站起来,看轿夫桌子上的菜一样不一样。要是不一样,他马上站起来就和我父亲他们走。

英国学者李约瑟1944年造访过李庄,还曾在傅斯年的小院住过一晚,他对傅先生和史语所的学者们印象颇好:“所长是大学者傅斯年,……是个引人入胜的演说家,有点发福,脸型令人难忘,头型奇特,灰发直立。那里的学者是我迄今会见的人们中最杰出的。”

学生眼中的傅斯年,又多少有些让人敬而生畏。

“所长傅斯年先生为人正派,令人敬重。初入所时,闻傅先生性情急躁,大家都生敬畏之心。当时我们小辈,晚饭后在田边散步,远远看到傅先生迎面走来,都转身急急奔逃,如果逃脱不了,就会被抓去下棋。其实傅先生心不在棋,意在思考某一学术问题,或天下兴亡大事,不过借棋定神,心有别属。因而常常高举棋子而迟迟不落,令知者感怀,不知者诧异。也有传说他是借机测试,以便了解你的智能和学术造诣。”(马学良——《走进历史的足音》)

山东聊城傅斯年陈列馆。图片来自网络

抗战胜利后,胡适被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,当时胡适不在国内,职务暂由傅斯年代理。如此一来,傅斯年更是忙得焦头烂额,整天在重庆、南京、北平等地来回奔波穿梭,回李庄的时间明显减少了。这时有人传言他将要出任教育部长,以后就不回史语所了,所里几位年轻人听到这个消息,立马感到轻松了许多,纷纷请假回乡省亲,却都迟迟不归。

众所周知,史语所的年轻学人平常都怕傅先生,只要傅斯年在李庄,都是蹑手蹑脚,小心翼翼。当时也在李庄的中研院社会所所长陶孟和有一回去史语所办事,与代所长董作宾闲谈:“胖猫回来了,山上淘气的小耗子,这几天敛迹了。”陶孟和所说的“胖猫”自然是指傅斯年,至于“小耗子”是谁,不言而明。

董作宾将这个情况报告了傅斯年,傅先生连忙赶回李庄,在牌坊头大门边写了一个条幅,条幅上写着两行大字:“传言斯年要当官,斯年离所不做官。”

傅家在李庄度过了将近四年,1945年8月才离开李庄去重庆。

中央研究院史语所迁走时,集体立下的“留别李庄栗峰碑铭”是一块青砂石碑。碑额由董作宾用甲骨文书“山高水长”;碑文由陈槃撰,劳干书。碑文写着:

李庄栗峰张氏者,南溪望族。其八世祖焕玉先生,以前清乾隆年间,自乡之宋嘴移居于此。起家耕读,致资称巨富,嗣哲能继堂构辉光。

本所因国难播越,由首都(南京)而长沙、而桂林、而昆明,辗转入川,适兹乐土,迩来五年矣。海宇沉沦,生民荼毒。同人等犹幸而有托,不废研求。虽曰国家厚恩,然而使宾至如归,从容安居,以从事于游心广意,斯仁里主人暨诸政当道,地方明达,其为藉助,有不可忘者。

今值国土重光,东迈在迩。言念别离,永怀缱绻。用是询谋,咸同醵金伐石,盖弇山有记,岘首留题,玉迹嘉言,昔闻好事。兹虽流寓胜缘,亦学府一时故实。不为刻传以宣昭雅谊,则后贤其何述?

史语所迁走时,集体立下的“留别李庄栗峰碑铭”。(宜宾新闻网 郎麟 摄)

铭曰:

江山毓灵,人文舒粹。旧家高门,芳风光地,沧海惊涛,九州蔚灼,怀我好音,爰来爰托。朝堂振滞,灯火钩沉。安居求志,五年至今。皇皇中兴,泱泱雄武。郁郁名京,峨峨学府。我东曰归,我情依迟。英辞未拟,惜此离思。

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五月一日

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同人傅斯年、李方桂、李济、凌纯声、董作宾、梁思永、岑仲勉、丁声树、郭宝钧、梁思成、陈槃、劳干、芮逸夫、石璋如、全汉升、张政烺、董同龢、高去寻、夏鼐、傅崇焕、王崇武、杨时逢、李光涛、周法高、逯钦立、王叔岷、杨志玖、李孝定、何兹全、马学良、严耕望、黄彰健、石钟、张秉权、赵文涛、潘玉、王文林、胡占魁、李连春……李光宇、汪和宗、王志维、王宝先、魏善臣、徐德言、王守京、刘渊临、李临轩、于锦秀、罗筱蕖、李绪先同建。(郎麟 整理)

相关热词搜索:李庄 文化

上一篇:“2.5天小短假”真来了!你有条件休吗?
下一篇:长得漂亮,在宜宾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分享到: 收藏